杨思卓:卓越领导者需要“毅商”

来源:时间:2017年04月24日 16:42

    杨思卓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和竞争力组织教育委员会常委、世界联合大学副校长、第三代领导力理论开创者。著有《中国管理顾问手册》、《统驭》、《新领导力》等18部专著。他的领导力理论,在世界500强和多家行业领军企业践行并取得显著成果,荣获2017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贡献奖,受邀参加哈佛大学学术演讲,成为中国管理理论走向世界的代表人物。杨思卓是新型商业智库的创立者。18年来专注于企业、政府和NGO组织的领导力解决方案:包括星巴克青年领导力提升、理光中国战略转型、三一重工组织变革,比亚迪战略调整、新明珠企业传承、南宁市党政干部领导力提升、四川省招商引资规划等。他领导中商国际管理研究院首创的“九段私董会”,成为冠军企业的摇篮;他的“思卓私房课”,成为教育公益化的典范。4月15日,杨思卓在全球才智论坛上作“新机遇与全球领导力”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世界问题就是中国机遇

    这些年来,我们的企业发展,我们的科技发展,我们的经济发展和软实力相比,软实力相当落后,当我们的企业产品飘洋过海到了五大洲的时候,我们的理论,特别是商学教育管理方面的理论,还是单边输入阶段,我们的理论能不能也飘洋过海为全人类做贡献呢?

    其实我认为中国机遇是什么?或者我们听了一下午,什么叫做中国机遇呢?我认为一句话就可以解释它,“世界问题就是中国机遇”,也可以告诉我们的企业什么叫“企业机遇”呢?,客户问题就是企业机遇。

    当前世界遇到什么问题?就是我们的科技力、教育力、经济力在长足快速的发展,但是我们的领导力落后了,所以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一个企业的问题一定是领导力的问题,说市场疲软、客户转变,其实是你的能力不够了,员工不好管也是领导力的问题,这个世界混乱其实也是领导力出了问题。

    在这个学科的研究中,我们能不能为社会做一点贡献?为世界做一点贡献?能不能出一些中国智造呢?这18年来我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在上个月,这个问题有了一个很大的标志性的进展,就是我的研究课题受到联合国邀请,3月11日我在联合国发表了“第三代领导力”的演讲,受哈佛大学的邀请,与哈佛大学的一位非常资深的,研究了20多年领导力和创新的一位教授,他原来是劳伦斯大学的副校长,是哈佛医学院的副院长,我们两个人同台研究领导力。而在座听的有联合国的资深官员,有韩国总统府的顾问,这样一些高水平的人士,最后他们的结论是,“中国学者对于领导力的研究完全可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所以我刚才说了,过去是我将飘洋过海来学你,现在是我将飘洋过海来看你,接下来是我将飘洋过海和你来做交流,我作为一个中国学者,我感到非常的自豪。


    唯有“二”才能成就“一”

    我们看到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同时并存,这些年来欧盟的进入、欧盟的建立是一个全球化的标志,英国退出欧盟是一个逆全球化的标志,中国加入WTO是一个全球化的标志,新贸易保护主义是一个逆全球化的标志,互联网的二次兴起是一个全球化的标志,机器人时代来临有一点逆全球化,因为你的劳动力不用全球流动了,它制造机器人就好了。

    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这两股潮流到底怎么样推动社会的发展?我觉得只有新领导力能解决这样的问题,这些年来我们就在这个方面作了研究。未来新世界谁来做队长?美国做了差不多有100多年的队长,至少从现在倒推回去应该说做了70多年的队长。现在如果引领新世界就要提出这样的问题,谁来做下一届的队长呢?是美国,是中国,还是其他的国家?是英国,是德国,是法国,还是其他的一些国家?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必须这样来说,不带偏见的说,谁具有未来领导力,谁就是新一任队长。


    在联合国金色大厅,由于我在领导力方面研究和实践的贡献,也获得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贡献奖。我也很自豪在哈佛大学,我们把联合国的国旗、哈佛大学的校旗和中国的国旗摆在了一起,我们的理论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我们继续合作的邀约。我的理论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解决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在研究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代领导力是研究领导者特质,第二代领导力是研究领导者有什么力量。当第二代领导力研究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基本上全世界的学者都认为高情商和高智商的人一定会有高成就。高情商、高智商=高成就,但是在我的实战研究中,我发现不等于。我们发现了低情商、低智商通常都在社会的下层,但是高情商、高智商只在社会的中层,而有大成就者,卓越的领导人通常不符合高情商和高智商,他们有很多的人情商一般,有很多的人智商一般,但是他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就在研究情商和智商为什么会妨碍我们取得更大成就?情商代表了人们的情感商数,对情感的敏感性、对社会的敏感性,情商越高,敏感性越高,对别人反对意见的感受就特别强烈,所以情商高的人倾向于做好人,在家做个好儿女,做个好父亲,做个好母亲,到了社会上做一个好朋友、好同事、好上司、好下属、好领导,都要让别人说好,其实很难做到最好。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好人成不了伟大的领导者,最多成为一个管理者。

    再看智商,智商一旦高了,就判断这也不行,不符合逻辑,那也不行,不符合科学,所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通常是聪明人的选择,但问题就是干成大事的人都是在聪明人看来不行的地方干成了大事,所以也就是在牛顿看来不行的地方,爱因斯坦成就了大事。

    我们发现高成就者无论处在普通一兵的角色,还是处在领导人的角色,另有品质,这些人会不管不顾,不管谁来反对,坚决的向前走,一以贯之,一根筋向前走。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普通一兵的英雄,像阿甘正传里面的阿甘,既不是高情商也不是高智商,但是成为英雄。我们再看前些年热播的电视剧《士兵突击》里面的王宝强扮演的许三多,许三多就是一个智商也不高、情商也不高的人,比起成才来差的远了,但是他成为兵王。再看《亮剑》精神,李云龙也是这样,一根筋,所以我们发现成就大事的人不是那些温文尔雅的人,不是马英九这样的人,颜值也高、智商也高、情商也高,但是成不了大事,如果他有二愣子的精神早就成大事了。所以我们发现成就大事的人有点二愣子、二傻子,但是唯有“二”,才能成就“一”。所以成不了大事的人,往往既不二,也不一,在1.5之间,所以成就中等的事。


    纠错能力是未来领导者最重要的品质

    我们发现这个事以后,做了三原色的光谱分析,发现了在领导力之下更裂开的是领导能量学说,第一代领导力研究的是领导者,第二代领导力研究的是领导力,第三代领导力研究的是领导的能量,领导的能量分为三类,三类体现为六种品质。

    智商高主要体现在两点上。第一个是远见卓识,能够看得很远,能够看得很透的人,能够看到未来发展的人,只有这样的品质叫做智慧的能量,但是智慧的能量只有远见卓识的时候,很容易成为负面形象。为什么?远见卓识的人如果看不到自己脚下的时候,很可能望着远方的时候掉进下水道里,所以人的更大的智慧在于反省自己,自我醒觉。认识到自己有缺点,认识到自己有问题,认识到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认识到我们要和别人合作,认识到这样的一些问题。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智商。单有智商还不行,有了远见卓识,有了自我醒觉,你会当机立断吗?好多看明白的事,看明白的人不去做,那去做就是毅商,能量体现为两种品质,一个是当机立断,遇到事的时候,不给自己过多的考虑机会。所以我们很多做学者的就很难当机立断,研究了100种吃法,等走到宴席上的时候发现饭菜已经没了,有吧。所以要当机立断,但是当机立断的人经常会犯什么样的错误呢?犯朝令夕改的错误。所以还要有另一种品质,叫做百折不挠,当机立断+百折不挠就形成完美的毅商。请大家注意,我所说的百折不挠不是撞了南墙不回头,碰到南墙了,我一定要把南墙撞破,最后是头要破了,那么百折不挠是?撞了南墙不回头,绕个弯子继续朝前走,但是要转个弯,这才是完整的毅商,毅商不是傻乎乎的向前走,是聪明的向前走,所以超强的纠错能力一定是未来领导者最重要的品质。


    第三个是说我们的情商,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智能机器人的时代,智能机器人将替代一切,但唯一不能替代的就是我们的情商,我认为这是人最本质的东西,决策可以让机器人替代,但是情感很难被机器人替代,我基本相信至少在座的90%以上的人不会接受机器人的爱,就算你接受机器人的爱,机器人也不接受你的爱。这是领导者最本质的东西,所以领导者不是一个高智能的机器人,他要有这样的品质。

    感同身受。就是能够体会到人类的疾苦,能够体会到别人的痛苦,关心员工,要体会到他的疾苦,要有慈悲之心,要体会到别人的辛苦。所以领导者是一个非常非常敏感的接收器,但是只是接收器还不行,还要发射,发射什么呢?利用你的能量去帮助别人,帮助社会,去改善这个社会,叫做“情暖人心”。而这三种能量分为三个颜色,分为六种品质,构成了第三代领导力的学说基本模型。


    在这样的点上,我总结为两句话,世界有逆全球化,也有顺全球化,但是主旋律是全球化,毫无疑问,也会有些次旋律,但是主旋律是全球化。

    第二句话叫做新领导即“心领导”,就是越是高科技,越需要人性化,越是高科技时代,越需要人性化,世界呼唤人性化的领导,企业呼唤人性化的领导,我觉得未来的人才,新人才一定是有心之人才,新领导一定是有心之领导,我们这个国度有相当的基础,大家知道王阳明的心学就是研究“心”的,但是我们不能停留在王阳明的“致良知”上,也不能仅仅停留在“知行合一”上,一定要到了这个层次,“情暖人心”上,未来的“心”,一定是脑和心的结合,一定是这样的结合,所以我们期待着一个美好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