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众筹是体现契约精神的一种形式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1:54

 

众筹1亿开个咖啡馆,已经开了1000多家

    最早做众筹是2013年10月18号,开了一个开咖啡馆,这个在一个月在北大火起来了,然后之后又开了一个咖啡馆,我大概两年时间都在见人,所以就是一点一点谈出来,我对众筹最早的理解就是筹钱的方式。

    刚刚讲到,我们众筹来源是咖啡馆,所以我先讲我们几个案例,我们现在做得咖啡馆金额都非常大,我现在手头有1千多家咖啡馆,每一家咖啡馆的投资额都是1个亿左右。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手理放在做一个体育的咖啡馆,我们一般众筹都是两百人,每人众筹50万。最坏的情况,就是咖啡挂五年之后倒闭了,那怎么保证五年不倒闭呢?我钱多呢,为什么大家要掏五十万来喝咖啡呢?我们是体育的咖啡馆,我们把体育行业各个行业的两百人聚集在一起,你可以找到体育行业的人,我们也会做一个培训班,我们会告诉你这个冬奥会怎么赚钱了,所以大家为什么要掏50万进来,大家就是要在里面找一个机会。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下一步重点品牌咖啡馆,互联网对实体店的冲击特别大,品牌体验店就好一点,所以我们未来会怎么做?我们跟品牌的企业合作,让品牌一份钱不掏,我们通过众筹的方式来开这个店。比如说我们众筹一个宝马的咖啡馆,那这些车为什么来掏50万呢?宝马会给每个车主50万的大礼包,所以这些车花50万会看到100万。最关键是什么?是我们咖啡馆有一个机子,所以大家可以想想,你开的是宝马车这意味着奔驰车主都在宝马上面。这种方法会改变很多的办法你车有问题可以把车钥匙给服务员,我们跟品牌合作的店,因为它的附加值特别大。

 


    我们在做杂志,大家知道传统媒体很难过,我们通过众筹解决它赚钱的问题,我们发现媒体的行业价值非常大,不管互联网发展再快,你发现最好的内容一定是传统的媒体出来,我们怎么做?比如说我们投资5千万,创立一个咖啡馆,我们跟投资人讲两句话,我们承诺五年杂志不倒闭,我们要套抱团很多的企业,这些人找到一个好的项目非常难,所以这些数据都向投资人都是开放的,所以有一个项目投了,这些终结就给我了,所以给我的五千万,你的五年不死就可以。又不需要去考虑赚钱的压力,我相信会把内容做得非常好。这就是我们的逻辑,所以我们的杂志第一本走完之后,我们会做几百万本的杂志。

    大家知道做一个大学是非常难的,但是用众筹来做的就会非常伍非常容易,我们现在在做中关村的创业大学;不仅这些人要掏钱,而且每个人要推荐几个优秀的创业者,所以我们解决好了生源的问题,最关键的就是师资,大家知道好的师资并不一定是钱能解决,所以我们最关键的就是这两百万掏完之后,我们要做一个中国最好的创业大学,大家想一下,所以它宣传会很短的时候你都会知道,所以这个可能只需要3、5年就做完,而且他们很轻松,因为他们就掏了两百万。所以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做大学你让老板掏,基本上没有人不掏的。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要做公益,比如说我们第一个项目就是跟北大修一个楼,那个楼大概一亿左右,那他们传统的方式要怎么找?不是因为没人给捐,是因为他们捐了之后会有很多的要求,我们从那1500个毕业生里面,选出他们这些人,我们只要求他们捐50万,这个楼我们有一个咖啡馆,我们会送他一个50万的咖啡卷。掏了50万之后他们还有命名权,我们还会给这些人有增值的服务班,所以老师都是我们指定的,这些人就觉得很值,发现给他们上课的老师是最好的,比他们以前上EMBA的老师还好。所以理论上,他们还会给你掏50万。所以相信我们这个项目做完以后,全中国的校长都会来找我们,而且会把他们的校友会激活了,这个我们都是在熟人圈里面做,而且只要50万。

 


众筹+消费,解决融资大难题

    所以刚刚讲,就是我们这种众筹怎么解决中国的信用,我们是怎么解决中国的契约精神的?中国古代的建房子只需要木头的而我们一这种方法是遵守契约精神,在熟人圈我们是不敢乱来的,能很好地解决中国的信用问题。

    我们过去两年的时间,我们通过众筹,我们看到这个,我们发现众筹非常有意思,我2004年就出来创业,我知道创业非常艰苦,我们通过众筹创业之后,我们会有100%的成功。我们发现我们中国的众筹去融资非常难,你找找一个老板来做的话非常难,所以你会觉得以前找3千万非常难,但是你用众筹来做的话,就简单多了;为什么呢,因为出3千万的人的心态不一样。我们这种融资是3千万和5千万是一样的,我们创业为什么会失败,就是因为很多人失败,如果一个项目1千万,我们就把走弯路的路不走的话,我们的成功就会非常高。

    比如说我们做一个珠宝店,我们3千万的话,一个50万的珠宝可以买完的话,你的朋友给四五折买珠宝,所以这个方法你的珠宝店会非常容易。

    所以我们这种模式,我们的决策效率非常高在那里,我们强调靠自觉,我觉得自觉是最伟大的能力,第二个就是靠钱投资,你觉得好就掏钱;第三个就是小额,就是万一看走眼的了及不就是亏几十万嘛,所以小额的话,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

    所以我们觉得这种模式非常适合中国的模式,中国人投资是要保本的,如果你这个钱太多血本无归的话,没有人愿意去做。所以实际上我们做一个众筹就是把这三者做到极致。我出一万你给我两万的回报,我们的回报就叫价值的回报,比如说姚明现在在这,我非常喜欢姚明,我如果掏了50万他愿意跟我吃饭的话,我会非常愿意掏。所有的一切众筹我们都在做。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种模式是高度分享化的,所以我们众筹的咖啡馆,交给专业的咖啡管理去做,其实我们每一个咖啡馆,不一定就是一个亿做一个咖啡馆是有毛病,其实你去看的话,我们的社会组织非常强。

 


众筹最难是筹人,最核心是信用

    那这个众筹追最难的就是人的众筹,因为人是不最靠谱的。我们把人的众筹我们取一个名叫做人才IPO,这个就是要解决温元凯老师的问题。比如说一个画家,大家知道画家是要出名的,所以一百个股东去帮他去出名的时候,他的出名效率非常高,如果这个画家不成功怎么办?给他们画两副画就可以了。

    大家可以问问,海闻老师在这里,大家很喜欢海闻老师,你问问,你愿不愿掏50万给海闻老师?很多人愿意。我们发现这种模式真的是充满美好。

    我们过去看到的现状就是老师得到的很多的机会,在我们的咖啡馆里面,老师会得到更多的机会,为什么?因为你在咖啡馆里面每天都观察,如果有一个好的机会;会有很多人愿意跟老师合作。还有一个就是利他者,更容易获得机会,所以这个就给我带来很多的机会,所以你在咖啡馆里面一下子就变了雷锋了。

    另外一个就是博弈论,主张机会主义,重复博弈就是沉淀无私价值,所以大家都是讲的长期的利益。带来的结果就就是避免劣币驱逐良币。我觉得众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解决中国人的信用,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信用,我觉得中国式的众筹中国人很讲信用。时间有限,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我的那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