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青:从了解最地道的本土公司开始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1:47

 

杂货铺老板和律师,两位老人引领进入不同的文化世界

    我叫成长青,80年代出国,在外国待了12年,过去20年都是帮助中国企业做跨国并购。在并购中发现的问题,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

    跟大家简单分享两个故事,这个故事是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我生命中的贵人。第一个人是我在1984年刚到法国的时候,我那时候还是一个毛头小孩,我在巴黎大学城生活,那个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跟人说话,我旁边有一个杂货店的老太太,我慢慢跟她聊天,慢慢交上朋友,后来我知道这个老太太非常贫穷,他的先生是军人,他自己有四个孩子,但是这个老太太她有一个习惯,就是她每一个季度会带她的四个孩子,去看音乐会和话剧。四张票对她的经济压力是很大的,他还免费送我一张,我一年可以跟他们全家人出去八次。出去时候,她会帮我们拿到巴黎歌剧院门口的小批发店,他会被这个剧的历史跟我们讲,她当时讲巴赫是怎么回事,然后巴赫对莫札特的影响,瓦格纳的影响等等,对于我一个中国孩子来讲,真的是开了一个大门,以前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和声,我以前知道大家合唱,当我们不知道声音是有几层,对于我来讲,这个文化很重要。

    另外个贵人是律师,是法国前总统的律师,他也特别喜欢中国。当时就带我去看距离巴黎200公里的一个城堡,贝多芬设计的。这个城堡是双门设计,为什么?就是为城堡国王设计的,他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他是希望他下面的大臣们之间有一个竞争,有一个嫉妒,所以他在接待一个人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往外走,中间还有他的情人,他们之间上面和下面不打招呼,中间有一个窗户。我想讲的是什么?讲的就是说,当这个老先生给我介绍的时候,还去看了很多的东西,从罗马到中世纪,到文艺复兴,以及后来的印象派画派等等历史。

    这两位老人很快让我进入一个不同的文化世界,一个是听觉世界,还有一个是视觉世界。所以我想,作为一个文化我们每一个人一定有这样的运气碰到这些贵人。

 


跨国并购之后怎么办?先了解最地道的本土公司如何运作

    从这个两个故事里,我希望大家能找到文化的切入点,切入点我想是有很多。当我们遇到不同的文化,我们有很多的方式,我们的视觉,我们的味觉,我们的听觉。我想就是不管是通过什么方法,我希望大家有一个方法,进入异国文化的状态,不管是在非洲,还是在中东,还是在印度。逐渐通过看一本书,看一个国家,形成文化的体系,当你有这个体系之后,你的自信心可能会更足,这样你会把这个点纳入这个文化当中。

    在过去20年我做并购的时候,经常有朋友问我一个问题,就是说,到了他国之后,我怎么去管理?那么这个里面就牵涉到一个首先我们要尽量去了解一个地道的当地公司是怎么运作的。其次我们的母公司我们最清楚,这个时候我想母公司的文化是非常重要的。

    我最近工作了两个银行,比如渣打银行,渣打银行的总部是在英国,而英国的收入只有10%,90%的都在全球,在渣打银行的时候,我们服务将近70个国家,每个国家的税务法律都不一样,这样的情况下,我想就更多的是一个当地化比较强。高盛不一样,高盛的收入其起码有一半是在美国。我想最后讲一下,在发达国家的里面,相对的文化比较标准,欧美的文化相对比较整齐,去到发展中国家的就不一样。

    第二个问题是确定性与非确定性的问题。这个也是大家纠结的问题,这个是什么意思。我们在谈判的时候,他的确定性非常小,到零点零几,在中国就是说,这个事大概没问题。最后就会出现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最近我们做过一些并购,发现分歧非常大,尤其在执行的时候,因为中国我们是在一个高速的情况下,我们是8%到10%的增长,太低看不上,国外觉得你的发展速度太快,它是按部就班,很久之前就计划好,所以它的计划性是非常强。

    我就大概讲几点,法律约定和非法律约定,这个是很常见,有的国家通过法律,你必须通过法律,我们帮中石化做过并购关系,我们把很大的并购做起来,那是同样靠关系,这里面有很多的细节,我想各位也有很多的体验,因为我们也都做过类似的一些交易和谈判。我就不细讲了。

 


聊5分钟就谈并购?NO,麻烦照顾一下欧洲人的骄傲

    我想最后讲一点,介绍中国学习它国,介绍中国就是提醒大家,我每年要培养大量的CEO到外国,其实大部分外国人对我们公司不了解,所以我们还是要稍微地把中国的情况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做一个介绍,这个很重要。有时候这个环节经常就没有了。往往很多人很多公司都不知道你们公司是什么,中国是什么。

    第二个就是一个中国企业家在跟人谈话的时候,可能是三分之一的中国,三分之一的其他国家,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日本韩国、德国是怎么回事,所以我觉得大家要在你们行业的里做一些横向的比较。还有一些就是,很多的一些细节,比方说我们的领导讲话讲十分种,我们在谈话的时候,我们讲五句话让翻译讲一下,所以我想,这个是日常沟通中的技巧。所以我建议大家在开会的时候,如果你有翻译的时候,你就讲五句话就翻译,然后再进行互动。

    最后一点就是在我们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的一些意图要进行铺垫,要讲得很清楚。我最近六月份的时候,带中国的一个团到外国,谈了五分钟,马上就说我能不能并购你?对方吓死了,因为他们公司的股权结构非常复杂,不亚于今天的万科,所以非常敏感。这个时候其实应该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讲我能给你带来什么?欧洲人他是有一个骄傲的,你上去就说,我现在有钱,我买你,其实他的感受是非常不好的。你们想象一下,如果非洲人来买中国的企业的时候时候,我们的感受也不好。所以我是希望,以后大家有机会,关于并购在文化上,在整个流程中出现问题的话,我们可以进行更多的交流,总而言之,我非常高兴能根大家进行这次交流,我到了深圳,有点像美国,非常富有。我希望我们的深圳的代表,能够在未来来代表中国企业,更加在国家化道路上走得更好更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