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全世界下一个时代的服装首富应该在中国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1:22

    我刚才一直没弄懂为什么刘闻总在那讲没有翻页PPT就动了,我每次用PPT之前都会心理上打个问号,这个场合到底该不该用PPT,因为前不久我在意大利奢侈品大会上做演讲,我上了半天都没敢开PPT的第一页,这就是一个中国品牌面对今天时代的很多尴尬和思考,因为在我前面演讲的,大概有十几位,全是欧洲奢侈品的老牌奢侈品领头者,他们上台的时候,PPT第一页几乎一模一样,全是四个老头,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这就是品牌的历史,人家什么都不说,那就是历史。

 


中国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社群营销时代

    但是一个中国品牌呢?我辞去政法大学老师是1994年,创建了一个品牌,到今年已经21年了,但我依然觉得,21年的一个品牌,我不知道如何去描绘它的历史,况且这21年我们每一天都遇到变量,所以我说中国是个很有意思的市场,欧洲的这些奢侈品的家族经常会问我说中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中国做奢侈品像坐过山车一样,什么原因?我也没有办法给他解释说因为反腐或者什么原因,但总而言之,我说中国是一个变量特别大的市场,所以我也说今天是个变量特别大的时代,我们有幸赶上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是成功和失败都会以十倍的加速度出现。

    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品牌如何在这样的时代保鲜,这是我21年从未放弃过研究的话题,因为品牌就像一朵花一样,你略微一不绽放,别人就会忘掉,尤其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今天我来深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除了应深商大会的邀请,做演讲,我还专门请了深圳服装协会的会长,我说中国的制造业情况大家都能看到,这里却一点都不像寒冬。我中午还跟任志强说,我说在这个屋子里会觉得这个寒冬很暖,但很多中国的制造业,很多中国的工厂活不起,也死不起,因为这个时代给他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转型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词,但变成行为非常不容易。所以我们用三年践行了一个中国服装企业的转型,无论高科技发展到怎样的时候,我听到每一个人,或看到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这个时代我们应该不穿衣服。每一个人都会说我们应该更讲究了。

    所以我想说,一个品牌的保鲜法则在这样的时代对我们尤为重要,而且我依然认为,今天可能所有的商业模式在这个时代都被重新定义了,比方说我们最近能够感受到特别多的,固定资产共享化,包括用21年时间建立了一个大的城堡,后来发现根本不是给我们或者设计师建的,它是给全世界设计师建的,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就是用户消费社群化,前两天我在这个社群大会上讲话,下面坐了576家不同的社群,而且社群细分到你无法想象,连怀孕妈妈的社群就有22个,从怀孕开始,一直到最后生孩子,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社群,所以我觉得中国真的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社群营销时代。然而在这个时代,一个品牌,一个做产品的品牌最该思考的,我觉得是产品服务化,我一直说产品服务化,这么多年可能我们都在思考,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

 


企业生存法则:找得到初心,看得清生死,读得懂未来

    我是2003年被逼的,大家经常说什么叫好的时代,我觉得其实每一个好的产品,都是被用户逼出来的,大家说今年是不是最冷的寒冬,我觉得根本不是,而且中国的民营企业从出生开始,我们的环境一直不怎么样,走到今天我也认为并不是真正的寒冬,2003年非典才是真正的寒冬,我们所有的货品压在库了没机会卖了,那时候我们在屋里管理团队开会都戴着口罩,那时候我发现,假如有一天所有人都不到商场去了,我们从头开始建立起的几百家市场专卖店又有何用?那时候又不像今天的互联网盛行,那时候我思考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不通过每一家固定的店将商品卖给我们的消费者。

    所以今天主持人说我的那句话我不怎么爱听,每一个好产品做好了,你都会发现它是透过一种圈层解决一种生意。2003年让我开始去运营一群人,我非常同意任志强说的,赚有钱人的钱,那时候你就必须锁定你客户的定位,因为做时装管家,必须得从能掏出这些钱的客户开始,经过了13年,我们现在管理了近180万的VIP,这180万的VIP,即使今天互联网的时代,我们做服装品牌的还是每年保持几位数的增长,是因为解决了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时间,一年四季穿什么。柳传志在联想上市瞬间给我发了一个信息,他说全世界向我祝福,好多老朋友向我祝福的时候,都说老柳你真帅,谢谢你们的管家。

    我特别想说,不是互联网这个时代才需要我们另辟蹊径去创造一种服务,在任何一个时代,若想让人们关注你,你必须有着与众不同的服务,于是用这样的一种服务,我们有机会经营和连接了一群人,当然到今天大家说是不是你的管家服务到这个时代依然遇到了新问题,那么多屌丝用户怎么办?其实今天所有商业模式都在变化,对企业家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今天这么多企业家,还有创业者,在世界任何一片土地上都很难找到像今天在中国这样,这么多的人,说不行了,要倒下了,东山再起,每一个人都创业,渴望成功,这是经济发展最巨大的动力,这时候我觉得每一个企业家应该找得到初心。这时候很重要的三件事是,找得到初心,看得清生死,读得懂未来,为什么说找得到初心,每一个人从出发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想什么,我出发的时候想的就很简单,就是一群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所以到今天我也一直坚持,我觉得出发那时候的本心就是往前走,和我们整个企业往前走最大的动力,只要坚守着初心就会离目标越来越近,好多企业在这样一个浮躁时代,根本找不到自己的脚步,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了,大家变你也变,我觉得一定要思考你是谁,用什么样的方式对你最合适。

    当然,看得清生死很重要,以前大家说,一个企业会一夜之间死掉我真的不相信,我觉得一个企业做成不容易,那么多人,无数个日夜成功的,但是这些年看到了很多死掉的企业,包括我前不久遇见日本柯达的一个高管,到今天见到我还在说这句话,说我真的觉得很奇怪,我真的不相信有对手把我们干掉,可是他不是死在对手手了,是死在时代技术的变量,它没有很好的抓在手里的。

    2012年在哈佛的时候,王石给我们这些留学的企业家做分享的时候,我问他,我说你现在在企业做得很好,生活也很好,把玩的事做得有意义,有动力,影响了那么多人,后来王总说了一句话,他说我特别希望,一个企业死也要死得荣耀,像索尼那样荣耀的死去,我都觉得是了不起的。

    那一刻我觉得一个企业谈荣耀的死去,看我们是否曾经荣耀过,是否真正的影响到别人。所以我说这个时代看得清生死就是我们应该理解这个时代会死去,但是我们甚至很多互联网企业,马云从一开始,一个互联网企业活过十年就不容易,但以什么样的姿态活着,以什么姿态死去。当然,我认为今天所有的未来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未来,因为这个产业已经开始了一个链接的时代,所以我说今天企业家必须有一种能力,叫火眼金睛,好多企业家说我们都有,我们都在找自己的短板,我说今天的企业家不要找短板,你只有找到自己最长的长版,才能在人群中找到你短他长的长版,长板碰长板才是制胜法则。

 


链接的价值就是让世界不同角落最有价值的人做链接

    这个时代最远的距离,不是我是传统行业,你是互联网,而是我是链接器,你却不是链接器,为什么这么说?比方说连接创造价值,有三种链接,这都是我这三年里清晰感到的,过去20年一个中国服装企业,拥有一百多位自主设计师,太不容易了,这三年我突然发现,我们可以用链接的方式解决人的链接,因为全球设计师有了1600多位设计师,他们不需要再到雾霾的北京,每一个设计命题发布之后,我们最快的速度能够得到最好的设计,只要我们有重新分配利益的最好的方案。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就清晰的感受到,做梦可能我都没想到,在大山里我们有一千多位手工艺者,这十年我一直坚持,我觉得与世界文明平等对话的中国手工艺,这些大山里的少数民族绣娘们,如果她们的手艺断掉,这是我们做时尚人最大的遗憾,但我把这些博物馆建在大山里,他们就在那里跟全球的设计师做一件产品。我们2012年做展览的时候,现场的设计师就说这些作品太漂亮了,我说作者就是你旁边的大娘,她一天书都没读过,我们中国人就这么牛。所以我觉得链接的价值就是我们可以让世界不同角落,最有价值的人做链接。

    我自己培养了5000多个销售人员20年,我已经认为自己是中国最了不起的领导了,我一直觉得,我在政法大学学得最接近我职业的一门课叫犯罪心理学,因为跟消费心理学有点接近,所以很多的第一批的销售人员都是我亲自培训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根本不用,我们今天可以链接各种各样的喜欢时尚的,懂得销售的那些最高级的设计师,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我说一个做服装品牌的,我觉得我其实不是做服装的,我一直觉得我是管人的,我觉得让所有的成功者以最优雅的姿态站在成功的舞台上,我看着我自己就觉得倍儿嗨,今天看到马总,每一天的形象登在报纸的时候,我就跟我们的大管家说,我说你看,你多了不起,我说你可以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每天搭配衣服,所以我经常说,我说链接这个时代,无论人的链接,事的链接,物的链接,都让我们有了无限的机会,打通这个世界的各种关节。今天跟沈会长还说,我说我发现这三年我来做集合制造,我做了一个链接的品牌,叫集合制造,全球一千多位设计师,中国170多家给世界大牌生产的工厂,他们给全球最大的品牌奢侈品生产,奢侈品卖几千块钱,他们加工一件衣服才挣十几块钱,我一直把他们组织起来,我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短路所有的那些不该加价的环节,让它还原到最好的价格,以最好的奢侈品品质卖给中国消费者。

    于是我们把全球奢侈品最牛的,卖3000多的衬衫卖到198、298,我也让一千多个创业的做APP终端,因为他无法整合产业链,他没有办法把好的产品拿过来,我们就变成让最美的中国制造以最快的速度循环,然后解决了服装最难解决的库存问题。

 


     所以我今天也在这儿特别想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梦想,这是全中国所有服装制造行业的梦想,全世界最大的消费群体在中国,全世界下一个时代的服装首富应该在中国。

    最后特别感谢深商大会,我觉得让所有的企业家聚集在这里一天的时间,不是为别的,我觉得这个时代需要企业家精神,这个时代需要企业家的三无境界,无悔于过去,我们各自选择了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方式走向成功,这个寒冬虽然很冷,但我们用各自的方法取暖,在这个时代绽放,最重要的我们在一起有一个价值,就是我们可以真正的无惧于未来,因为只有我们联合在一起,真的有可能创造下一个时代经济体里面的某一种伟大,或者一种让别人觉得中国品牌有一天能够赢得全世界的,把尊严和荣耀给予制造他们的这群人,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