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建:让癌症患者寿命延长一倍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1:11

    我是一个穷人,到这个会上不太合适,我在深圳属于深飘,无房、无车、无西装,刚才林会长给我这件衣服穿着。但我是深圳市最没污染的人,因为我没房没车,没污染。

    刚才老徐(徐少春)的说法,我是一个老人,老人一定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想的是如何长命百岁,然后我想了半天健康长寿,没人回应,后来我就编了一个新词,叫做“两值永葆”,反响比较多,“体值”,现在男人跟女朋友比的是胸肌,这叫体值,女同胞要的是颜值,两值永葆,你玩不玩?想玩跟我来。

    所以我之前的题目叫《造福人类》,后来想别扯那么多了,七老八十了,还扯什么造福人类,我们就干点对自己负责的事情。

 

    我的三观是有点“反动”,衣食住行奋斗不息,工业和信息时代是最辉煌的时代,但也是最短命的时代,因为工业的快速发展,它的结局就是过剩,智能化高度过剩。但是我们把我们生老病死都当做自然规律,愿意听天由命,所以我想我无房无车是不是能活得长一点,没有那么多负担是不是会好一点。所以刚才(刘)若鹏也用了这张图,工业经济安全第一,但实际上我们这些孩子,出生11天就有119个孩子被弃了,有人来道歉吗?有人负责任吗?我们的肿瘤全世界发病率最高,10秒钟死一个人,我们的糖尿病6秒钟发病一个,我们心脑血管死亡率每年一个百分点的增长,这张图是美国人的,40年一年一个百分点下降,我们1986年基本吃饱了,(心脑血管死亡率)却一年一个百分点增长。

    基因是什么?基因是决定我们人的根本因素,从左到右,从基因到细胞,到一个组织器官,到一个人,我们今天的医学是倒着来的,我不舒服了,去看医院,医生给我看看,你是咳嗽还是拉肚子,咳嗽到呼吸科去,拉肚子到消化道去,但是今天出现缺陷了,都从DNA开始,所有的肿瘤都是从DNA开始,所有的细菌感染都是从外来基因开始,倒着走,我们把它叫做循证医学,真正的医学从左到右,是一个精准医学。

 

    但是这个比较麻烦,做不了,人跟猴子的区别才1%-2%,,人跟人的区别就更少了,一个肿瘤和一个正常细胞的差别0.0001,X光发现告诉你太晚了,黑色已经形成了才发现,我们要在什么时候发现呢?有点小偷小摸就发现了,它就不会变成黑社会了,所以我们也需要工业的支撑,我们做了大型仪器和小型仪器。

    中国的生命科学研究曾经走过了四把枪,第一把枪叫做“扛洋枪,走别人走过的路,打人家剩下的鸟”。这叫填补空白,抓人家漏网鱼,这是我年轻时候做的,做科研的时候基本属于这一类。

    到后来“扛洋枪走中国人自己的路,打中国人自己林子的鸟”,用冯仑的话说叫自娱自乐,科学没有中国特色,中国特色翻译成自娱自乐,实际上科学没有国界,刘若鹏打遍全世界,从来没有自娱自乐,8年前我来到深圳,是“扛洋枪,扛洋仗”,实际上完全受制于人的,说不好听的就是劳务输出。我们到现在终于可以“扛土枪,咱自家的枪,可以打天下了”。

    我们要的是全球覆盖,咱自家的枪,想怎么打怎么打,过去做人的基因,六个国家13年,38亿美元,我们代表中国参与了做了一点点,现在华大基因一家可以为世界供应40%的数据产出,所以我们叫做独立自主,我们要打遍天下。
    前几天碰见郎朗,我说郎朗我们能不能启动一个项目,让全世界的儿童都能听见郎朗之声,他说我一个音乐家给聋哑人做广告,这个说不过去吧,后来郎朗说我们改变不了过去,但是未来也是可以帮助他们的。这些漂亮的姑娘们,在跳“千手观音”的时候,他们90%都不是聋哑人,都是一针致聋的,这些都是可以预防的。这些孩子深圳市一年就有一万人出生,国家统计数5.6%的出生缺陷,22万人的出生率,今年明年还会增加,有多少人因病返贫,有多少人因病致贫。我们跟朗郎合作,我们要做一个光明之声行动,让孩子都能看见光明,让每个孩子都能听见朗朗之声。

 

    这个女人(安吉丽娜朱莉)她有名,把自己乳房切了,今年又把自己的子宫切了,避免乳腺癌、宫颈癌,老乔(乔布斯)不在了,苹果越做越好,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你们愿意跟他走,还是愿意跟我来,想明白了。

    奥巴马说,过去300年美国的医学科学技术两件事,消灭小儿麻痹症,发现了基因组。大家看看这组数据吓不吓人,7000万的贫困人42%是因病的,8500万的残疾人与出生缺陷,每年300多万人的新发肿瘤,你是视而不见,还是大恩大德的造福苍生。

    工业经济正在往生命经济升格,两质永葆,青春第一,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当年西藏的一个领导,后来跑到广东当了大领导,他让我去看看,大昭寺门前的碑是纪念和绅的碑,他去西藏的时候带了一点天花病痂接种,百年恩典。康熙大帝就是一个天花病例患者,所以他下令种痘,没人听他的,1796年英国人发明了牛痘接种,1979年,全球消灭天花,功垂千秋,历时300多年。

    所以我们不能改变过去,未来全在我们手中,基因科技可以造福人类,中国的发展可以不留遗憾,所以我们能不能在三五年之内,让智障、让聋哑学校关掉一半,让我们的肿瘤患者病人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