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从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0:59

1993年之前管公司靠哥们和女人

    主办方希望我讲一讲怎么样从野蛮生长到理想丰满,我觉得今天上午都是比较严谨的发言,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我们讲“未来已来”,我们怎么样走向未来,我们从过去、现在到未来之间,我们除了激情、产品、管理之外,我们还缺什么,还需要什么?依我的体会来看,我们还缺少一个很重要的视角,我希望能在这方面跟大家分享,那就是法治。

    为什么呢?在我们所有的企业过去发展过程当中,我是1991年开始创办公司,1991年是没有公司法的,我们是从一个没有公司法的时候开始办的公司,所以以前有个经济学家叫杨小凯,他1994年见到我的时候,就问我一个问题,中国没有公司法,但是办了公司,在西方这件事情是不可思议的,他问我你是怎么办公司?所以当我们在没有公司法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公司内部的控制靠什么?不是靠股东,也不是靠外部的一个行政简单的命令,靠的是什么呢?我在海南那时候最大的感觉,一靠兄弟,二靠女人。

    为什么呢?非常简单,兄弟当办公室主任,自己的女人管章子,管出纳,一个兄弟管章子,一个女人当出纳,靠这样来控制公司,1993年以后有了公司法,这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发生改变,在1993年以前,一个老板出事了,最重要的是带着兄弟和女人逃跑。在前年,居然就有一个这样的曾经跑到海外差不多20年的大哥回来,给我打一个电话,辗转找到我的电话以后,说我是老什么,就是他的姓,我就发了个短信,我说你还在人间。为什么呢?他曾经跑出去以后,发了一个传真到公安局,在街上横遭不幸,被人给整死了,公安局办案的人就跟我说这哥们恐怕是诈,为什么是诈?真要出现这种状况,南美的国家怎么知道公安局的传真呢?他一定是先要通过领馆使馆最后报到外交,外交报到公安,公安再到省厅,省厅再到海口。这个人现在回来又没有事。

 

公司法出台后企业家有了依循

    1993年以后,公司靠什么控制呢?靠公司法,公司法就规定股东权力,董事长也是法人,这时候所有的公司行为就逐渐地开始规范,董事长和董事会和总经理之间,包括权利、薪酬、制约、更换,以及退出,都有了一套规则。

    1995年的时候,我们自己企业出现了股东之间的分歧,开始我们就一直纠纷,究竟是按水浒的方式,还是按照太平天国的方式,还是按照老炮的方式解决分歧?然后我到了美国,见到了周其仁,经济学家,他告诉我,你得按法律的方式,找律师,然后按照正常的博弈来出牌,这叫僵局规则,你可以买他,他也可以买你,谁出价高,谁就来,出价低的人就走,如果达不成反过来再出价,不断地再博弈。

    后来我们回去以后就找了律师,潘石屹找了律师,我也找了律师,很巧,这两个律师还是同学,我们第一次接到了律师函,知道股东之间有分歧可以通过法律来解决。直到今天,这个律师还在分别的服务于我们两个,然后等到后来到王功权要离开的时候,我们连律师费都不想花这么多,我们两个人请一个律师,为什么呢?我们说当这种分家已经很熟练的时候,我们就省点钱,我们在一个公司法的框架下来解决分歧,这就是中国的公司从1993年的江湖开始进入到一个法治背景下的公司治理,这时候我们不仅能解决在一起,我们还能解决不在一起。当结婚是误会,离婚就是最好的理解。

    所以这时候我们又面临一个问题,要发股票,我们1993年开始发股票的时候就一张报纸,当时是一个国务院批改委关于股份化公司的规定,我们就拿这张报纸开始发股票,在人民日报上做广告,最后有个朋友说不对,那时候批改委还在,我们就到批改委去汇报,也就拿一张纸。后来公司上市的时候,再到证监会,中间十几个人拉着旅行箱,前面装的都是文件,这十年我们不仅有公司法,还有证监法、担保法、物权法,整个所有的法,慢慢就齐全了。

    于是今天我们有任何分歧,有任何的发股票发债券,我们就有了依循,我们不再担心我们发的股票是乱集资,也不再因为集资而掉脑袋,这时候跟投资者沟通,进入现代的资本市场,现代的产权市场,这真的是很大的进步。

 

 现在:企业家的人身权财产权利亟待规范

    我们看未来,我们现在还需要什么样的法律呢?我们现在经常会看到一些商场上的老炮儿,经常会问,有一天有一个人,也是海南这个地方比较特别,经常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从国外回来第一次见到我就说,哥们,20多年还在外面混呢?他说的外面不是说家外面,是在监狱外面。

    海南这个地方很特别的企业,大部分的老的民营企业基本上成为“两院”院士,要么进法院,要么进医院,他说你又没进法院,又没进医院,是个奇迹。我们今天来看,也的确,企业创业者的人身安全,个人的权利是否也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

    比如说一个企业家去协助调查,这也是一个公民,一个中国的企业家经常可能会碰到的事情,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在国外上市的公司,协助调查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手续?要不要戴手铐,要不要上媒体,要不要最后有一个结论,给投资人一个说法,因为前不久中国就有这样的企业,出了这样一个协助调查的失联事件以后,第二天有一个跨国公司的企业到我的公司来访问,第一件事就问我,什么叫协助调查?我真不知道就法律语言怎么去解释,因为老外听不懂,我不能说组织叫你去哪儿就去哪儿。但是他们是金融投资,也买了股票,他们一定要给分析师,要给市场一个交代,所以要怎么用英文怎么来解释协助调查?然后我说就没太大事,就是有些事问一问。他又问,那问一问为什么要戴手铐?因为有一个照片是戴手铐。所以这个问题我就说,今后我们企业家的发展,企业家的安全,市场的保障,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法律,这是对这些我们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都需要有一个更清晰的法律界定和保护。这样既保护了市场,也保护了企业家,也保护了我们通向未来的健康的身体。

    刚才汪建(华大基因董事长)光讲了基因健康,我认为经常被协助调查,基因再健康也是没用的(笑)。

 


高晓松的名曲只值一碗面条钱

    另外一个,我们未来要走向创新,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法律,实际上就是知识产权、智慧财产权利的保护,如果没有知识产权和智慧财产的权利保护,我们所有的创造将在经济上得不到利益的体现。

    比如说最近有一家特别重要的音乐服务的公司,互联网的公司,他们提供免费的音乐服务,下载交易服务,但这家公司破产了,因为他用了大量的别人的音乐,没有谈到版权,没有授权,没有一个交易的游戏规则。所以当你用了大量的别人的知识产权的时候,你不付产权费的时候,这个企业就没有办法生存,我们过去在夜总会里唱歌和在舞台上唱歌都不付版权费。高晓松告诉我,他做了一个音乐,大家都很熟悉的音乐,《同桌的你》,我有一次在美国晚上喝酒问他,哥们儿,你挣了多少钱,他说一碗面条钱,几十块钱而已,就是所谓的稿费,我说那在美国呢,他说在美国大概够一家生活三辈子之多,几百万美金,这样的歌曲在全国这么多地方唱,但是没人给他付费。

    最近我又见了高晓松,我说最近的日子好过吗?他说现在版权价格蹭蹭上升,原因是正版市场开始来临,因为我们的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这件事情,而且音乐的版权现在在KTV里点唱一次都有人计数,你来收钱,未来我们要在知识管理等这些方面的法律还急待完善。

    我们还有很多的法律工作要做,我们未来要创造一个全新的繁荣的中国经济,我们要走向科技的未来,我们幸福生活的未来,经济大国的未来,和在全世界找到一个特别强大的竞争力的未来,我们都需要坚持的持久的法治建设。只有法律法治能保障我们所有的未来变成一个真实的现实,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