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首届深商大会深圳揭幕

来源:时间:2016年11月13日 10:04

 “我们这一代人,把青春热血都献给了深圳,我们就是深商”,金蝶国际董事局主席徐少春的一席话令大部分与会者新生共鸣。12月29日,首届深商大会在深圳保利剧院启动,这是深圳建市35年来第一次由民间组织的大规模、高规格的深圳企业家大会,也是伴随改革开放成长壮大的深圳企业家们第一次集体公开亮相与思想碰撞。包括王石、王文银、徐少春、汪建、李东生、刘若鹏等“深商”的优秀代表企业家,“外援”冯仑、任志强、姚明等国内知名公众人物,以及现场观众共达1500人参与了这场盛会。

 

 


参会企业市值总和接近1万亿

    首届深商大会自28日晚开始,29日正式进入思想分享的高潮,持续全天。这是深圳企业家第一次如此大规模高规格的集体亮相,也是一场企业界、学界以及体育界一场高端思想碰撞。

 

 

    几乎深圳全部的知名企业家都出现在了深商的会场商,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石、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金蝶国际董事局主席徐少春、正威国际集团创始人王文银、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光启科学董事局主席刘若鹏、俏江南董事长张兰等等。以及从北京来参会的王石好友,万通国际董事局主席、地产思想家冯仑,行内号称大炮的任志强。场内还出现了一位最高的高人:“姚明”,在下午的演讲台上,他说,“我在台下一直在揣摩怎么站位,才能离麦克风更近一些”。

    这些企业家横跨了数十个行业,尤其是房地产、能源、制造业、科技、未来学、生物遗传、互联网、众筹等等。年龄段更是从参加过上山下乡的50后,到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80后,整整四代人。更令这场论坛的思想碰撞更加丰富动人。

    粗略估算,这些企业家所掌管的知名公司以及名人学者的全部身家,已经接近1万亿。仅万科,目前的市值已经达到了2700亿,在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名列第五的“中国铜王”王文银身家700多亿人民币,基本等于李东生掌管的TCL的市值。

    论坛分为上午下午两场,上午场主题为“未来已来,深商高峰论坛”,演讲者主要为王石、王文银、冯仑、汪建、张兰、刘若鹏等人,下午场主题为“前海论坛蜕变与责任”,则重点分享企业并购、互联网创新,演讲者主要为万捷、海闻、姚明等等。

 

王石

 

王文银

 

徐少春

 

冯仑

 

汪建

 

万捷

 

李东生

 

任志强

 

夏华

 

张兰

 

刘若鹏

 

刘海涛

 

刘闻

 

海闻

 

温元凯

 

张伟

 

成长青

 

龚永德

 

姚明

 

杨勇

企业家相信中国经济依然会增长

    与经济学家们旁征博引论证经济运行不同,企业家们多数不怎么谈宏观经济,更多会分享自己经营企业的经验,即便是谈起经济来,也是直抒胸臆,不会有那么多数据论证。比如,最先上台的金蝶国际董事局主席徐少春用三句话表达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一是当前经济不是在下行,而是在新的增长,转型后的新增长。二是,不是没有市场,而是市场发生了变化,企业要用互联网的思维去改造自身的产品,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三十,伟大的公司都是诞生于大变局当中。“金蝶20多年的创业,打完了上半场,我们上半场叫破茧化蝶,下半场就是蝶变成金,金是金融的金”。

 


     以至于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夏华上台直称,“今天这里一点都不像(经济的)寒冬,但的确有很多制造业的企业,真是活不起也死不起”。

冯仑呼吁中国保护企业家人身与财产权

    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在会上呼吁,如果中国要走向创新,政府需要重视企业家的人身财产权以及知识产权的法制完善。

    冯仑建议说,对于一些上市公司企业家的调查,会涉及到资本市场的动荡,因此,对于企业家的人身、财产权,政府需要给一个更清晰的法律界定和保护。

 

 

    几周之前,投资多达50多家海内外上市公司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因“协助调查”失联三日,引发了中国企业家的集体关切。

    而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冯仑举例说,当年风靡中国大学校园的名曲同桌的你,作曲者高晓松获得的回报却仅仅是“一碗面条钱”。而在美国,获得的回报则可能是“几百万美金,够一家人三辈子的钱”。“如果没有知识产权和智慧财产的权利保护,我们所有的创造将在经济上得不到利益的体现”。

 

 

    稍后上台的王石非常认同知识产权的保护,他反问道:“如果创新的结果是一碗面条,谁还会去创新?”

王石:特区帮的内在基因是契约精神

    在临近中午上场演讲的王石避开了关于宝万之争的任何标书,作为深商总会的主席,王石在第一次公开提出了“特区帮”的概念,并且详细解释了深圳帮之与中国传统帮会的不同。首先,特区帮打破了中国传统商帮地域上的划分,企业家都来自五湖四海。其次,特区帮打破了中国传统商帮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划分。“如果你去看下,深圳的公司里上市公司是占比最大的”。而最重要的一点不同则是,特区帮不靠地缘不靠血缘,而靠的是契约精神,“这是深圳企业家内在的基因,我相信有这种契约精神,这种内在基因。在中国未来的改革中,特区帮会扮演一个更加重要的角色”

 


     王石同时还谈到昨天深圳市政府正式决定红树林公园托管给阿拉善旗下的红树林基金会,他认为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却是社会改革的一大步,未来政府可将讲自己管理的内容更多的变成托管到购买社会的服务。

    28岁来深圳创业的徐少春总结过往深商的精神内核是:敢想、敢干、敢当、敢为天下先。但他又通过组建华夏赛艇俱乐部的亲身经历补充说,深商的精神还应该注入新的活力:同舟共济。“我们深商不应该恶意收购,大家应该拧成一股绳”。

李东生:制造业依然是社会的基石

    虽然制造业在深圳越来越被视为传统的甚至是落寞的行业,但李东生带来的数据告诉公众:全球工业发明的专利中,中国企业的前三名,都是深商!第一名华为,第二名中兴,第三名TCL。“这是深圳作为中国创新城市的很大一张名片。这种发明专利的积累,它一定能够产生未来的推动整个工业转型升级的动力。”因此,虽然李东生表示自己上台讲制造业,心是“拔凉拔凉”的,但他“依然坚定相信,实业是中国经济的脊梁,中国一定要实体经济通过转型升级来提升自身的能力,才能支撑中国经济未来的持续发展”。

 


     李东生从五个方面论证,中国制造业在“中国智造2025”的号召下,需要尽快进行升级转型,以适应中国民众日益升级的需求。“为什么我们国人今年收入高了?去国外旅游买很多的国外的产品,像去年马桶盖的新闻,在很多新闻上都流传”?他解释说,在一些高端产品方面,中国企业还有待努力。企业无法用政治的因素,民族的情感去影响消费者纷纷出国购物,这只是消费者个人的一种编好,如果有这样的情结,愿意更多支持国产品牌,我们很高兴,但是这个必须是要在中国的品牌的产品也是同等的质量,更好的服务的基础上。所以,提升工业制造的竞争力,是实业强国的重要部分。